EDG狂欢背后的电竞B面

  

  撰文 | 张 进

  编辑 | 王 潘

  当EDG夺冠后,激动的姜丽在朋友圈连发了好几条内容,只因为战队中有她喜欢的选手李汭燦(游戏ID:Sount)。但是作为电竞迷姜丽却根本不会玩英雄联盟,平时连游戏都不碰,在偶然一次跟着男朋友观看了一场赛事后,她便被竞技的魅力折服了。

  11月7日,“EDG”刷爆全网络,甚至得到央视新闻和新华社等官媒的播报,一些不关注电竞的人也因此被普及。原来,来自中国大陆赛区的EDG战队,在英雄联盟S11全球总决赛中击败来自韩国赛区的对手,获得了冠军。

  有人用是否知道它的意思来划分年轻人和中年人,似乎网络上每个年轻人都在为EDG夺冠而兴奋欢呼。

  根据新浪微博数据,截至11月7日本次英雄联盟S11全球https://www.qwh168.com/总决赛期间官方直播观看次数达1.5亿次,相关微博热搜上榜数高达80个。

  

  根据企鹅智库和腾讯电竞大数据等机构发布的《2021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,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经从16年的1.3亿迅速扩张至2020年的4亿,预计2021年有望进一步达4.25亿。

  上亿关注度背后是庞大的用户流量,看到该行业的流量价值,近年来越来越多企业也开始组建电竞俱乐部,如京东、苏宁、哔哩哔哩、李宁等。

  但出圈的背后,这个行业常年与不赚钱、资本输血、管理混乱等关键词联系。

  狂欢背后遍地亏损

  电竞本质上是一场资本的角逐,有成绩有粉丝的头部俱乐部尚且仅能支撑收支平衡,超过80%的腰部及以下的俱乐部则常年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“很多冷门游戏俱乐部只能苟延残喘,既没有富二代创始人投资,也没有企业资本输血,和头部竞争毫无胜算,这个行业极度依赖优秀选手打出成绩,成绩就是实力。”一位前电竞从业者告诉光子星球。

  跟直播行业类似,电竞行业也是头部化严重。

  7月5日,超竞集团副总裁、EDG总经理潘逸斌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称,目前国内能做到自负盈亏的俱乐部不超过5个。自负盈亏是电竞俱乐部维持稳定发展的基础,目前中国电竞企业有近1.8万家。

  电竞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来自直播平台、赛事联盟分成、品牌赞助、内容售卖和周边,此外顶级俱乐部还会有选手转会费,每个俱乐部的重点不同。

  其中,据一业内人士称,按照2020年以前的价格,一线俱乐部签给直播平台的费用每年超过3000万,最高能达6000万,但并不是100%能拿到,如果有某选手完不成当月直播分量,直播平台就会扣钱。

  收入大头来自广告代言和品牌赞助,但也只是能打出成绩的选手和头部俱乐部才有这部分收入。在EDG夺冠后,邓老金方、TCL、埃克森美孚速霸公司作为赞助商身份都发布了恭贺微博。

  

  夺得冠军的战队是品牌商眼里的最佳代言人,例如夺得《英雄联盟》S9全球总冠军的FPX,后面获得了OPPO、虎牙直播、上好佳、森马、农夫山泉等众多品牌青睐,在2020年还成为了宝马唯一合作的中国电竞俱乐部。

  有成绩才会有人气、随之就会受到品牌商关注,这导致电竞行业极度依赖优秀的选手,有钱的顶级俱乐部便会从其他俱乐部用天价转会费“抢人”。

  该行业主要收入来自B端,此外C端最常见的是周边电商售卖,但目前看来这些收入在整个收入占比中可忽略不计。头部俱乐部EDG淘宝官方店粉丝数显示有12.8万,店内宝贝不足20款,且销量第一的是价值624元的EDG战队S11冠军纪念礼盒,月销达3000+,除此在EDG夺冠前的商品月销量均在1000+。

  头部其他俱乐部周边销量更少,如RNG官方商城有10.1万人关注,销量第一的是价值39.9元的战队定制口罩,月销显示1000+人付款;WE电子竞技俱乐部淘宝店铺中,销量最高只有35人付款,月销量100+。

  活下去全靠“爹”

  周边电商运营难带来持续、大量的经济效益,纵然有庞大的流量,C端市场商业价值也一直未被挖掘,走出成熟的商业模式,虽然一些俱乐部也在尝试用电竞带动其他产业。

  例如EDG母公司超竞集团打造的国内首个电竞文创体验中心,主场ESP购物中心在今年6月23日开业,在主场ESP,建有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专业场馆,EDG的王者荣耀战队也落户于此。还汇集了剧本杀、手办潮玩等年轻人追捧的新兴业态。

  EDG的打法跟娱乐公司迪士尼有些类似,借助影视IP打造主题乐园吸引用户。但问题是,电竞行业并不能生产出如白雪公主、唐老鸭、米老鼠这样经典的游戏IP,主要原因在于电竞行业没有长久的游戏项目。

  一位头部俱乐部员工告诉光子星球,电竞尚未被主流体育圈接受,除了观念上的差异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没有可持续发展的项目。“LOL不会一直受欢迎,下一个全民游戏出来它就会被替代,但足球不同,多年过去了,它依然受到观众的热爱。”

  作为电竞赛事的游戏很多:魔兽争霸、DOTA2、CSGO、DOTA、英雄联盟、绝地求生、王者荣耀、守望先锋等,但没有能一直火的游戏,从电竞赛事的关注度就能发现,以MOBA类游戏为例,玩家的迁徙图从DOTA、DOTA2到现在热度最高的LOL、王者荣耀,其中LOL(英雄联盟)能火这么久也被某行业内人称为是一个特例。

  当一款游戏开始走向衰落,俱乐部因此积攒的人气也随之散去,势必要从下一个全民游戏开始培养选手。随受欢迎的游戏变迁,文创体验中心并不如迪士尼这样的有较强的用户粘性。如何挖掘C端的流量商业价值,也许是行业共同的难题。

  俱乐部运营成本高昂,主要分布在选手和教练的薪酬、还有逐年上涨的房租等方面。LGD俱乐部总经理潘飞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表示,LGD今年的赛事投入有2个亿,其中60%是作为赛事奖金。

  

  此前,EDG教练阿布在一次直播中跟粉丝透露,全联盟就只有EDG是赚钱的,因为老板开拓了很多其他业务,才给了选手保障,而EDG总经理潘逸斌称的自负盈亏,其实也只能达到收支平衡。

  而俱乐部能维持这么多年,只因背后有资本输血,从大量俱乐部的创始人能窥见该行业能坚持这么久的原因,EDG创始人朱一航,是合生创展集团(与恒大、碧桂园并称,地产界龙头企业)有限公司创始人朱孟依之子;IG创始人是万达公子王思聪,大多俱乐部由富二代创立、投资。然而随着行业不赚钱,很多创始人坚持不住抽身而退。

  “富二代们玩不下去了,要么找那些被美好故事吸引来的圈外人接盘;要么不差钱的一年几千万上亿往里投,继续玩着;还有就是真正想把行业做好,以电竞产业为核心试着带动其他产业,已经有人在做了。”对于行业的可能发展走向,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这样说。

  行业还处于一片迷思,但随着电竞出圈,越来越多年轻人对这个行业产生憧憬,在外界看来,赛场上的光环让电竞选手们犹如明星般也拥有粉丝、名气、高薪。

  23岁已是退役年龄

  电竞公司普遍不赚钱,那么职业电竞选手的日子好过吗?

  很多电竞选手入行开始于15、16岁,经过俱乐部青训的选拔培养后,开始签约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。

  在EDG夺冠后,百万奖金也让选手的收入成为外界讨论的话题。这部分赛事奖励并不是大头,对于能够进入联赛并且赢得比赛的选手来说,其商业价值更值得关注。

  选手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基础工资、直播平台签约金、直播收入、比赛奖金、代言费、赞助费。但是,这些收入的高低跟自身成绩和游戏的受欢迎程度有关。

  “一般只有大热游戏+排名世界前列的选手,才有能力达到金字塔顶端,千万级别年收入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认为,对于刚夺冠的EDG,应该没有能达到千万级别的,因为年纪都太大了,上升空间有限即商业价值也有限,其中年纪最小的替补打野选手JunJia也已经19岁。

  在这个行业,选手的收入两级分化很严重,也有人用“金字塔”来形容选手的分级,从千万年收入到拿底薪3000一个月均有分布。

  一位参与过某一线战队赛事并购项目的人士,对选手工资和俱乐部运营有所了解。他告诉光子星球,选手的工资大概分四档,千万级别处于金字塔顶端这样的明星选手屈指可数,第二档是年收入能在30-300万元区间,活跃在一线游戏赛场(LPL)的选手,其中包含了九成能叫得上名字的明星选手,第三档是热门游戏次级联赛(LDL)的选手、小众游戏顶级联赛的选手,收入跟白领差不多,月收入在8000-20000元,再往下就是青训选手以及一些冷门游戏次级联赛的选手,一线城市一般是5000-7000底薪,基本没有其他额外收入。

  然而这是头部俱乐部选手的状况,某赛事制作公司负责人称,他接触到的一俱乐部青训选手待遇是包吃包住3000元一个月,试训几个月没有被选中就走人,冷门游戏选手工资一两千也很常见。

  据2019年的数据,中国目前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。可见4.84亿电竞用户中,能走上职业道路的仅是凤毛麟角,大多数人只是当做休闲娱乐,即使当做专业发展也很难“出头”。

  “对于几十万从业者,十多万职业选手,除了头部那百多位选手,这个行业中的其他人都处于金字塔最底端。”上述赛事制作负责人称。

  

  进入联赛,是一个选手的分水岭,才能有媲美普通白领的收入。然而,这竞争非常激烈,有业内人士称比考985还难,需要天赋和运气加持,其中热门游戏项目选手竞争压力更大,“一些俱乐部的王者荣耀项目,经常来一大堆新人把老选手挤走,而dota基本没新人进入了”。

  作为电竞迷,常乐大二参加过某顶级俱乐部的青训,但是经过两个月的训练后,便被淘汰了。https://www.qwh168.com/“竞争者很多,自己确实菜,除了平时勤奋训练,要打出成绩努力之外更需要天赋,感觉要靠职业赚钱很难。”之后他便老实地回学校念书了。

  电竞行业,选手活跃在赛场上的时间从18岁到23岁左右,此后便面临着退役。退役后可以做电竞运营、教练、赛事主播、解说等电竞产业链上其他职业。

  “退役了只有少数拿过冠军、在役时有知名度的选手才能继续在电竞圈糊口,”一位业内人士称,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胡彬(游戏ID:Xiyang)也曾在各级联赛中拿过大大小小奖项,算OMG战队里知名选手,退役后直播也没多少人看,“只有少数极具个人风格的选手直播会闯出另一条路“。

  因为进入行业较早,很多选手大多初高中学历,更低一级的选手退役后,没有名气,选择会更少,可能会进厂、游戏陪玩陪练。

  终

  选手的辉煌期很短,商业价值也并未因获奖大幅提升,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俱乐部对选手个人品牌的运营不够,虽然跟电竞是团队作战有关,但如果将选手和战队的商业价值开发出来,也许能给行业各方带来更多收入。

  李小强喜欢EDG战队的Viper、Rookie,但除了买过票去上海看赛事,只买过他们代言的鼠标,便再没为电竞花过钱,在他看来,周围大多数电竞迷和他一样,最多看看赛事支持一下自己喜欢的战队选手,买周边都很少。

  莫奈既追星也喜欢电竞选手,但在她看来,两者还是有差距的,“与明星要依赖于粉丝不同,选手的成绩是靠自己打的,粉丝多确实有更多收益,但一个选手的竞技水平不行,便不会有更多粉丝”。

  从粉丝的态度来看,电竞行业实现盈利,还未跨出完全靠成绩说话的禁锢,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选手的辉煌期只有那么几年,电竞依然是吃青春饭的。

  同时,俱乐部管理并不规范,如最近英雄联盟退役选手刘世宇(ID:MLXG)在微博上发文称,他所在经纪公司:上饶市天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https://www.qwh168.com/拖欠直播首付款和直播工资已经两年,而该公司和曾经任职的RNG电竞俱乐部是一体关系。

  如何打破选手“吃青春饭”的禁锢,加强俱乐部规范运营,挖掘出选手个人商业价值,或许是俱乐部和行业共同努力的方向,让选手商业价值发挥到最大,增加俱乐部收入的同时,也能让选手退役后还能依赖在役时积攒的名气和能力生存。

  电竞项目的特殊性,让这个行业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循环:当一个项目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时,却又戛然而止被另一个项目取代。

  选手更新迭代的速度,也让俱乐部耗费了大量成本去培养更多优秀选手,人来人往,整个产业链上并未形成资源累积。今天EDG夺冠,LOL也并不会一直火,势必会被下一个游戏替代。

  举报/反馈